傲世中文网 > 画骨女仵作 > 第1535章 大结局(下)

第1535章 大结局(下)

傲世中文网 www.23zw.la,最快更新画骨女仵作最新章节!

    城外

    寒冬濒至,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一辆素朴的马车停在官道边上,旁边几匹黑色骏马正在埋头吃着被积雪掩盖的枯草。

    最近大雪下了几个晚上,好在官道上都是沙石路,加上来来往往的马车众多,所以积雪不深,只是两旁的丛林小道都已经露白了。

    “留步吧,不必送了。”纪云舒掀开车帘,与站在外头的李时言和洛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眼看就要过年了,也不差这几日,还是等年后再走吧。”李时言满脸不舍。

    洛阳附和道:“是啊,我现在好不容易升了太常寺少卿,还打算领了俸禄请你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纪云舒温和一笑:“不了,我们想在年关之前赶回大临。”说时,她看了一眼坐在前面驾车的景容。

    李时言叹气,伤感道:“今日一别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缘……一定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!”

    纪云舒想了下,说起:“其实朱姑娘人很好,你不要辜负了她。”

    李时言脸部泛红,有些不好意思,瞥过视线,说:“怎么好端端的说起她啊!”

    洛阳打笑:“还害羞了,我看你就是有心,人家朱姑娘还不乐意呢。”

    李时言一下抖起了精神:“你小子别挖苦我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邱淑这段时间一直缠着你吗?我看你才是走了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洛阳脸色瞬间大变,跟见了鬼一样:“大白天别说她,瘆得慌!”

    两人打起了嘴仗,欢乐的很。

    倒也为寒凛的冬天徒添了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在走之前,纪云舒拿出了一个挂穗,上面的线条有些生旧了,她将其交给李时言:“这是苏先生当年送给我的,你把它埋去他的坟头吧。”

    苏先生死了,可纪裴却活了。

    他活在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李时言接下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一路保重。”

    李时言和洛阳望着马车渐行渐远,心里有一丝丝莫名的空荡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道不出,讲不明白。

    李时言长呼了口冷气,搭上洛阳的肩,潇洒的吆喝道:“走,请你喝酒去!”

    “得!”

    二人翻上马背,扬鞭而去。

    雪花飞扬,像失了重心般一粒粒坠落在山间林中,染得山头到山尾凝白一片。

    纪云舒坐到马车的“车儿板子”上,挽着景容的胳膊,将头枕在他结实的肩头上。

    陪着他一起驾车。

    一起看漫天飞雪。

    景容偏头看她,目光温润,忽而念道:”双鱼洑水而欢,单雏匍行而结,庄女梦,磐石如坚。“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说起这个?你以前……”她止了声,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,眼眶倏然湿润,半晌也没说出下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景容温柔的笑了笑,将她搂进怀中,喊了一声:“云舒。”

    她像个孩子般哭得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三年的寻找和等待换来了最终的值得!

    ——双鱼洑水而欢,单雏匍行而结,庄女梦,磐石如坚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在锦江,那个漫天烟花盛开的晚上,他亲口对她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他记起来了!

    将这些年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都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至今也不知道,究竟当年景容是如何从那场大火里活下来的?

    或许,是上天生了一颗悲悯之心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年半后,锦江。

    这个坐落在江南的小镇依旧车水马龙、鸟语花香,人们茶余饭后闲谈一二,多是乐事。

    但据说今日衙门出了一桩大案,一大清早公堂外就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原来,昨夜在猫儿胡同后面的枯井里捞出一副骸骨,县太爷刘清平头疼得很,抓耳挠腮了一整晚没睡,顶着一副黑眼圈坐在高堂后面,眯着眼睛看向底下那几个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许是最近太操劳,竟然有老花眼了!

    师爷躬身过来,轻声道:“大人,昨儿仵作验了,死者男性,大概四十来岁,身高六尺有余,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年前。现在来的这几个都说是死者的亲人,等着认领那副骸骨。”

    刘清平摸了摸自己的大油肚,琢磨半晌,道:“棘手,真是棘手!”

    “大人?”

    “这骸骨一没长肉二没长皮,本官哪里瞧得出模样?怎知是谁的亲属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刘清平索性大袖子一挥:“都回去都回去,容本官再好生想想!”

    一妇人道:“大老爷,那骸骨定是我两年前失踪的丈夫,你可要为民妇做主啊!”

    一男子道:“那是我大哥!他两年前说去做生意,结果一去不回,青天大老爷,你一定要为我大哥找到真凶!”

    公堂上的几个人开始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外面的百姓也交头议论。

    整个衙门就跟菜市场一样。

    刘清平耳聋都快吵聋了,举起惊堂木准备敲下去时——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公堂内外的争吵声扎然而止!

    刘清平揉了揉自己的老花眼,使劲盯着来人看。

    只见堂下来人一身素衣男装,相貌白净,眉宇之间透着几分不染俗尘的高雅之气,双眸灵动有神,怀中还抱着一个雕琢精美的檀木盒。

    刘清平嘴巴张张合合,激动的喊出一声:“云……舒?”

    当下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纪云舒面色清冷,抬眸道:“刘大人,还请将那副骸骨抬出来,在下自能分辨死者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刘清平愣了小许,才提着嗓子吩咐:“来!来人!赶紧把骸骨抬到公堂上来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时隔多年,竟然还能再见到自己又爱又怕的云舒。

    心底乐开了花,提着官服下了高堂,恨不得往纪云舒身上蹭一蹭。

    差点没哭出来!

    小一会,他按照纪云舒的习惯,命人准备了桌案和几张纸。

    纪云舒打开手中的檀木盒,盒分三层,颜料笔墨齐具,非常精致。

    众人在旁傻眼看着,不知她究竟要做什么?

    只见她戴上手套,捧着那颗头颅看了起来,然后从檀木盒中挑出一支小鸾笔,开始在纸张上描绘起来。

    指尖轻捏,一笔一画,流畅精准。

    此时,景容就站在人群里,他倾慕的眼神看着纪云舒持笔作画的样子,不禁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还是她。

    那个锦江画师——纪云舒!

    ——江湖再见

    (全文完)